銀狐弧了

叫银狐,基本都是会糊的手稿,没有板子我还在指绘的边缘一脚跨过去。(……)

今宵 白い翼のマジシャンが,貴方のもとへ,月夜に輝く宝石をいただきに参りま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怪盗キッド。

业余时间码的礼猿。……

阳光从窗缝中挤出来,像要包围窗内两人一样。

持续的鼻音像是要压抑或者掩藏何物一样,蓝发男人抱着刚刚成年的那个蓝发少年在自己的座椅上。一手捞着刚成年少年的腰一手批改文件,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
刚成年的少年便鼻音不断,久久发出一丝悦耳的声音,也不断用力拨开男人的手臂,从国中以来少年的身体就比平常人更瘦弱,但长高了很多。不情不愿的小声咒骂并伴着一声声的呻吟,本来不开口是不会有这些诱人音色的,可少年总忍不住啧一声。

女人开门的声音把少年吓了一跳,但他们坐的地方还是有屏风的,不便看到什么东西。

“淡岛くん,文件就放那吧。”

女人言听计从的放下准备出房间,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室长,请您注意些。明天伏见还有任务。”

涂色什么的以后再说吧!是被我的沙雕道长拉着一起看的星斗士。
p1是米雅。
“算是作为我愉快的傀儡,赠于你喜欢的玫瑰好了。我脆弱的毒玫瑰。”(……)

p2是第六集领便当的雅柏(……)仿佛懂了身上插满玫瑰的感觉(?说什么屁话)

p3大概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圣斗士如是说道(……)

感觉海妖精饼干是那种害羞会变得肥肠可爱的类型——~!

草稿流注意!!!⚠

這兩個人看起來就是官配的樣子。(……)
就你倆一起玩電影也是你倆追追跑跑。……噯。……。
系畫官方滴圖!

美丽盐崎,究竟是什么让我坚持画完头发。

是小魔女!